19 days ago

因為擔心不足夠所以想要,因為害怕失去所以必須要。
從還未曾體會身體有其條件限制時,總在找尋著每一個需加強的弱點;
到可以慢慢感受侷限後,總是小心翼翼地維護能夠掌握的,
無論是在哪種狀況其實都可能被想法左右著,然後換個軌道繼續繞著圈。

只是有時在心無旁騖練習的瞬間,身體自然地反映了當下的需要,
感受到了水平面動作和呼吸的限制,然後就回到了矢狀面的再建立;
或是仰躺時感到呼吸受限,於是就從俯臥姿獲得更多的提示,真切地察覺。
但就在那身體反映需要的同時,腦袋卻又奪走了注意力,
感受被過度解讀,所以無法再有更多感受。

於是沒有辦法發覺身體反映了現在就是需要矢狀面的建立,
而不是停留於水平面功能練習所附帶的準備。
也沒有辦法感受俯臥姿胸椎伸展(PTE)可以自然地讓呼吸更為飽滿且維持,
即使身體不可思議的知道該做些什麼,但做到的仍只是想要的。

然後也許意識到練習難以進展,剛好有了提示的契機,
才發現再次糾結於那些習以為常被各種情緒衍生的作為。
或許仍不免被想法帶著繞了一大圈,但透過身體的練習,
更能夠體會唯有察覺才有機會改變。

 
about 2 months ago

身體對於改變(無論好壞)都有著適應性,
就算是疼痛、緊繃也可能在適應後消失或不那麼在意,
或許直到下一次適應的臨界到來時才又心慌在意。

而這樣的循環可能一直重複上演著,
因為總是有那麼多“不得不...“、“可是...“、“好像...而且“、“應該沒有關係吧“的聲音出現,
所以曾在跑步過後出現左膝疼痛時不得不休息了幾天,
可是要運動好像比較健康,而且現在膝蓋也不會痛了,所以應該沒有關係吧?
而後確實左膝也再沒出現過疼痛甚至不適,只是發現右髖好像變得容易怪怪的但也不影響日常,
只要小心的掌握速度和距離,身體也能夠慢慢適應,然後可以從10k、半馬跑到全馬。
就算是到了後來有機會知道比較好的身體排列在跑步時是什麼感受,
仍很難無視“不得不...“、“可是...“、“好像...而且“、“應該沒有關係吧“,
“跑步“本身承載了很多想法,所以沒有辦法停下。

最近,桌球一度如同跑步般讓人發掘投入其中的樂趣,與相應感受身體的侷限,
也許有些功能的限制是可以用技術補足,所以可以讓想法-
想要跑得更快更遠、想學會更凌厲的殺球,還有這些隨之而來的樂趣、成就、出口等等-
得到更多滿足。
然而在每次打完球後可以發現有些不同,或許是腰痠、或是手腕、手肘不適,
又或者只是覺得需要更多的時間練習呼吸。
同樣且幸運地,仍有機會感受身體適應了什麼,以及原本應該有的樣子。

這次,經過了幾週再次認識了曾經過了幾年後才慢慢察覺的,
然後有那麼瞬間明白,難以放下的其實是賦予那些行動的諸多想法,
如果越渴求或盼望從中獲得什麼,或者的確也得到了許多,
卻同時越難以看到其他正在發生的。

而發現的契機或許需要機會,但後續可能更需要的是心境的轉變,
要不,則可能是花個好一段時間然後重複經歷相似情節的不同版本。

有時候以為已經知道了,卻在不經意的過程中發現實踐的困難,
然後發現好像又多了解了一些。

 
3 months ago

練習是想要讓身體往好的方向發展,而每次練習後也都感到更加的輕盈、舒適。
所以很容易將練習與練習後的回饋直接連結,漸漸地在過程中感受變少了,
取而代之的是身體會變輕鬆的想法。
每次練習變成僅是反覆執行曾經的感受,忽略了當下身體真實的回應。
那麼,如果當天狀況尚可,在練習後得到相同的結果則心滿意足;
但若不如預期,隨之而來的是莫名的焦慮,為什麼會這樣?是不是哪裡做錯?
也許還帶著這樣的想法繼續練習,只想要得到足以安慰的結果。

然而練習或許只是讓人好好感受每個動作的當下,不帶想法的去做才有機會察覺更多,
畢竟那些未曾體驗過的不太可能存在於既有的想法之中,而這樣也才能夠將學習的"知識"真正地實踐。
從知道透過上、下肢,對、同側,可以循序漸進地建立深層穩定功能,
到真正可以感受再一次一次的練習中什麼樣的挑戰是合適當下身體的狀況。

每天都是新的練習,少了想法才能夠更接近真實的自己,也才能夠發現更多未知的。

 
4 months ago

透過低階挑戰較小的動作,讓身體得到一個重新適應、建立功能的機會,
同時在練習中反覆揣摩、感受什麼是良好的動作,
但可能也會在這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有多麼的侷限,
只是躺在地上舉手、抬腳卻連呼吸也無法維持,
沒有了慣性幫助翻身宛如不可能的任務,這樣的狀況多少都會感覺有些難以接受。

有時也會浮現如果連手都沒辦法好好舉高、腳好好抬起、穩定軀幹,
那在跑步、游泳、重訓......做各種運動的時候身體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在做?
然後有可能抱持著疑問繼續運動,
或者既然如此那就先停下吧,預期著過段時間能夠恢復往常的活動。
但兩者似乎都沒有辦法解決內心的疑惑甚至產生焦慮,
"這樣的話運動好嗎?"、"身體好像有些地方不太舒服",
或是"究竟要多少時間才能進步到可以自由跑跳"、
"那現在都不運動好嗎,還是可以做些什麼”,沒有目標彷彿失去了判斷的依據。

身體需要良好的環境、適當的挑戰才能在習以為常的動作中發現不同,
而有機會減少習慣方式的影響,建立好的動作模式。
心理或許也是,當用不同的觀點看待身體,過往的判斷標準也將改變,
在目標與數字之外,知道真實的能力可以做到什麼,
漸漸能夠不是只覺得能夠做到得很少,而是自己已接近每個當下的最好;
無法做到的也不是因為恐懼、被建議限制,僅只是那個當下還做不到,
心理層面的轉變,身體也才有持續改變的可能。

 
6 months ago

遠端關節(如踝、腕)的活動度受限或是出現疼痛,是不是解決了手腕或腳踝的問題就可以了?
有可能是小腿或前臂的緊繃影響了活動度,所以按摩放鬆情況可能就好些。
或者遠端的疼痛或是活動受限不僅是個問題同時也是種提醒,讓自己重新檢視整體動作的狀況。
在髖關節鉸鏈動作中可強調以髖屈主導與膝蓋、腳踝的協調,
但若髖屈能力受限,則可能變成以膝主導,過度的膝屈及踝屈。

下肢的動作中髖、膝、踝相互影響著,上肢肩、肘、腕的情形也是如此,
或許手腕出現問題的時候也可以同時觀察一下肩關節的狀況,甚至是胸腔、脊椎的情形。
現代的坐式生活加上大量使用電腦、手機使得身體長時間處於姿勢不良的狀態,
就上肢情形可能會發現有圓肩、肱骨頭前移的情形,
在關節失去其中立位置的情況下,肌肉間的張力失去平衡,
棘上肌、棘下肌、小圓肌,及整條深背臂線(圖1)相對緊繃,而肩胛下肌則相對被抑制,
近端無法良好發揮功能,相應產生了代償及緊繃。


圖片來源:Thomas W. Myers (2016) 。解剖列車(王朝慶等譯),頁152。(原著第三版:2014)

若無法改善近端的功能僅是透過放鬆,同樣的緊繃、不適可能一再發生,
或可先讓肩、肘、腕關節回到接近關節中心的位置,並同時放鬆因代償而緊繃的肌肉,
讓身體有機會在動作時以良好的啟動順序完成-
深層穩定肌群維持關節中立、主動/協同/拮抗肌群協調產生動作。
可借由仰躺手持壺鈴(圖2)給予肩關節適當的提示與挑戰,
另再加上肩關節內、外旋的活動,過程中注意呼吸是否能夠維持。


圖片來源:https://www.functionalmovement.com/exercises

問題有時難以解決,或者是難以發覺,當它反覆發生時,
或許可嘗試用其他的方式看待,不同的思維可能提供了不一樣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