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1 year ago

如果不適的感覺是改變的過程而非絕對好壞,彷彿失去了一個明確的提示,
那還有什麼可供指引,迷失方向如何判斷變化究竟代表著是警訊還是契機?
或許可以試著觀察呼吸是否有所改變,可以自然地吸氣更為飽滿、吐氣更為平順,
只是這樣的變化需要環境與心境的配合才比較容易發現。

環境可能是外在的氛圍,也包括了身體的狀態,
相較站著或坐相較站著或坐著,仰臥姿勢能夠讓身體更為輕鬆,
仰臥屈膝則能較好地維持骨盆中立,避免過多的緊繃限制感受,而心境則是盡可能地專注在呼吸上。
感受可能有好或不那麼好,也許更平穩、也許變短促,但若僅是因感受而在心理產生好壞之分,
則會因好壞而受限,不斷想著為什麼會變差,而無法察覺當下的每一次呼吸。
觀察則無關好壞,呼吸短淺可能因為心浮氣躁,或是仍有些緊繃,持續透過感受回饋保持觀察,
在這樣的察覺下可能精神較專注、身體放鬆了,呼吸也就比較好。
但若仍舊沒有改變,可以先處理身體的緊繃,或是需要暫停一下。

觀察呼吸除了是一個察覺身體改變的指引,同時也是低閾值訓練品質的要素,
低閾值訓練通常感覺起來相當容易,若只是以次數或時間當作訓練標準,
很可能只會淪為形式上的操作,同時覺得練習無趣,也沒有達到訓練目的。
像是在仰臥屈膝抬手的練習中,透過上肢的活動增加對髖穩定的挑戰,
若少了對呼吸的觀察,其實很難發現動作有什麼問題。
又或者在訓練之外,或許可以發現表層的緊繃減少了,但呼吸仍有所受限,
此時適時給予外在提示讓橫隔膜可以更好地作用。
這些都能讓身體在一個正回饋的狀態,同時釐清方向。

← 放鬆軟組織 Why? When? And then? 局部的徵狀或者可能是整體問題的某個面向?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