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months ago

透過低階挑戰較小的動作,讓身體得到一個重新適應、建立功能的機會,
同時在練習中反覆揣摩、感受什麼是良好的動作,
但可能也會在這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有多麼的侷限,
只是躺在地上舉手、抬腳卻連呼吸也無法維持,
沒有了慣性幫助翻身宛如不可能的任務,這樣的狀況多少都會感覺有些難以接受。

有時也會浮現如果連手都沒辦法好好舉高、腳好好抬起、穩定軀幹,
那在跑步、游泳、重訓......做各種運動的時候身體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在做?
然後有可能抱持著疑問繼續運動,
或者既然如此那就先停下吧,預期著過段時間能夠恢復往常的活動。
但兩者似乎都沒有辦法解決內心的疑惑甚至產生焦慮,
"這樣的話運動好嗎?"、"身體好像有些地方不太舒服",
或是"究竟要多少時間才能進步到可以自由跑跳"、
"那現在都不運動好嗎,還是可以做些什麼”,沒有目標彷彿失去了判斷的依據。

身體需要良好的環境、適當的挑戰才能在習以為常的動作中發現不同,
而有機會減少習慣方式的影響,建立好的動作模式。
心理或許也是,當用不同的觀點看待身體,過往的判斷標準也將改變,
在目標與數字之外,知道真實的能力可以做到什麼,
漸漸能夠不是只覺得能夠做到得很少,而是自己已接近每個當下的最好;
無法做到的也不是因為恐懼、被建議限制,僅只是那個當下還做不到,
心理層面的轉變,身體也才有持續改變的可能。

← 局部的徵狀或者可能是整體問題的某個面向? 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