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1 month ago

因為擔心不足夠所以想要,因為害怕失去所以必須要。
從還未曾體會身體有其條件限制時,總在找尋著每一個需加強的弱點;
到可以慢慢感受侷限後,總是小心翼翼地維護能夠掌握的,
無論是在哪種狀況其實都可能被想法左右著,然後換個軌道繼續繞著圈。

只是有時在心無旁騖練習的瞬間,身體自然地反映了當下的需要,
感受到了水平面動作和呼吸的限制,然後就回到了矢狀面的再建立;
或是仰躺時感到呼吸受限,於是就從俯臥姿獲得更多的提示,真切地察覺。
但就在那身體反映需要的同時,腦袋卻又奪走了注意力,
感受被過度解讀,所以無法再有更多感受。

於是沒有辦法發覺身體反映了現在就是需要矢狀面的建立,
而不是停留於水平面功能練習所附帶的準備。
也沒有辦法感受俯臥姿胸椎伸展(PTE)可以自然地讓呼吸更為飽滿且維持,
即使身體不可思議的知道該做些什麼,但做到的仍只是想要的。

然後也許意識到練習難以進展,剛好有了提示的契機,
才發現再次糾結於那些習以為常被各種情緒衍生的作為。
或許仍不免被想法帶著繞了一大圈,但透過身體的練習,
更能夠體會唯有察覺才有機會改變。

← 知易行難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